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范文 >

南方三年游击8省14个地区游击队艰苦卓绝琼崖队似原始人

发布日期:2022-07-16 03:49   来源:未知   阅读:

  就在八路军各部队在敌后抗战之际,1937 年的 10 月 12 日,国民政府军委会宣布南方八省 14 个地区(不含琼崖游击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

  1934 年 10 月,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主力撤离苏区的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在中央苏区成立中国中央分局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办事处,中央分局书记由项英担任,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由陈毅担任。10 月13 日,中央分局和中央政府办事处在瑞金召开原中共中央和中央政府各部门留在苏区的主要负责人会议,宣布中央分局和中央政府办事处成立。中央分局由项英、陈毅、陈潭秋、贺昌、瞿秋白、邓子恢、张鼎丞、谭震林、梁柏台、毛泽覃、汪金祥、李才莲等人组成。

  10 月 22 日,奉中革军委指示,中央军区在于都宽田成立,项英为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龚楚为参谋长,贺昌为政治部主任。指挥江西、福建、闽赣、赣南及闽浙赣 5 个军区及各直属的地方独立部队与红 24 师和红 10 军。指示要求中央军区发动群众,广泛开展游击战争,迅速扩大地方武装,反革命,同时前运粮弹,后运重伤病员。

  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蒋介石一面调动了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主力红军,另以陈诚指挥 20 多个师共 20 余万人马包围中央革命根据地,蒋氏指令:“掘地三尺”,“斩草除根”,决不让苏维埃政权“死灰复燃”。

  中央苏区各县、圩镇陷落后,即笼罩着苏区各地。据统计。中央革命根据地被反动派杀害的人数达 70 万。

  1935年2月,中央分局中央办事处赣南省的机关和部队,被军围困在仁凤山地区,面对敌情,项英同陈毅等依照中革军委指示,进行了研究,决定分局只保持项英、陈毅、贺昌三人的集体领导,其他领导干部立即分散转移去各地领导斗争。并确定部队分九路向闽赣、闽西、东江、赣南、湘南、湘赣等地突围。

  3 月9 日下午1时,项英、陈毅、贺昌与红24 师师长周建屏把队伍集合在上坪村,准备转移,项英决定向中央发个电报,得到批准后再走,由于电台坏了,此后项英、陈毅便和中央失去联系。在敌重兵“清剿”下,项英、陈毅带1400 余人,到了油山,决定以油山为中心,建立赣粤边游击根据地。从 1935 年4 月起,项英、陈毅即在赣粤边区开展了坚持三年的游击战争。

  这时,由中央苏区向外突围的部队,大部受到损失。中共高级干部中何叔衡、刘伯坚、瞿秋白等相继牺牲。

  赣粤边游击区位于江西省南端与广东省北部交界处。当时,在赣粤边的军,兵力约 50 倍于红军游击队。他们对赣粤边游击区部署了三道封锁线:对游击区实行“三光政策”,提出要在 3个月内,消灭红军游击队。

  4 月下旬,项英、陈毅率赣粤边军分区司令部及其直属队在北山打游击时。遭到军和土匪周文山部的袭击。部队被打散。尔后,项英、陈毅,李乐天、杨尚奎 、陈不显等率直属队由长龄岭河洞转到大余、南雄交界之帽子峰以西的天井洞地区活动,指挥各地斗争。

  1935 年是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最艰苦的一年。在军和民团、土匪的“围剿”下,游击队员不仅生活奇苦,更是危险万分。

  在项英、陈毅和中共赣粤边特委的领导下,在各级中共党的组织、红军游击队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努力下,使军原定 3个月消灭游击队的“清剿”计划彻底破产,只好把期限从3 个月扩展为半年,以后又由半年打扩展为 1 年。最后改为长期“清剿”了。而在这严峻的斗争中,游击区军民经受了考验,克服了无数难以想象的困难,积累了斗争经验。

  在残酷的斗争中,一些人被吓倒了,叛变了,龚楚就是其中一个。1935 年 10 月,粤军1 军军长余汉谋即利用叛徒龚楚对中共赣粤边特委机关实施了破坏,杀害了中共党政军干部和游击队员 50 余人。使中共北山区的中共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湘赣省委书记、省军区政治委员陈洪时也叛变投敌。

  当项英、陈毅在粤赣边坚持游击战争之际,在湘赣边、湘鄂赣边、皖浙赣边、闽边、闽粤边、浙西南等地的中共组织也领导军民开展了游击战争。

  在湘赣边,当陈洪时投敌后,员谭余保挺身而出,力挽残局,举起了红旗。

  在闽西,邓子恢、谭震林、张鼎丞等把闽西南红军游击队改称为“中国工农红军闽西南抗日讨蒋军”。

  在闽北、闽东,黄道、叶飞、黄立贵、吴先喜、曾镜冰等游击区的领导人在洞宫山仰头村举行了 3 天联席会议,讨论闽北、闽东、浙南三块游击根据地的互相配合与统一指挥等问题。经磋商决定,成立中共闽赣省委和省军区。由黄道任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叶飞任省军区司令员。由于战争环境险恶,联席会议后,仍各自独立进行游击战争。叶飞、阮英平、范式人、许旺等特委及县、区的领导人由于革命信念坚定,因而一些人宁饿死在山上,也不向军乞降。

  在闽赣边,虽然特委书记赖昌祚被叛徒傅德胜杀害,但游击队在刘国兴的率领下,仍同敌人展开了艰苦的斗争。

  在闽中,虽然在下游击队中也曾出现个别叛徒,但多数队员仍坚持斗争。他们被迫撤退到深山,搭草棚歇身,挖野菜充饥,斗争十分艰苦。

  在闽粤边,当特委得知中央红军主力已撤出中央苏区后,特委即分析形势,确定了游击队坚持依靠群众、冲出封锁线、粉碎敌人“清剿”的方针。此后,游击队即在军兵力薄弱的地带,寻机打击的地方武装。经过艰苦的斗争,游击战争不断取得胜利,不但恢复了过去的游击区域,而且又开辟了云和、浦云、浦南、双格 4个新的游击区。

  在浙南,1935年1 月北上抗日先遣队红 10 军团在江西怀玉山遭到 7倍于已的的包围堵截,大部分指战员英勇牺牲,此后,抗日先遣队参谋长粟裕、政治部主任刘英等率领部分部队进到德兴、横逢边境的槎源坞、篁村一带,与中共闽浙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及省军区机关会合,于同年2 月组织了以粟裕为师长、刘英为政治委员的挺进师,此后,挺进师即深入浙江,开展游击战争,创建苏维埃根据地。到了1936 年冬,挺进师再次由几百人发展到一千五六百人,地方游击队和群众武装达数百人。活动的范围扩大到了温州、台州、处州、金华、衢州、绍兴地区所属的三十几个县境。

  在皖浙赣边,闽浙赣省委代理省委书记关英牺牲后,由余金德带赣东北特委,继续战斗。

  活动在皖赣边游击区的游击队由于采取了硬打的方法,也遭到重大的损失,团长杨艳溪牺牲。特委当即召集紧急会议,决定把部队分成两部分,由王丰庆率领一部,组成江南游击纵队,江天辉率领一部,组成江南游击大队。

  在湘粤边,在以彭林昌为书记的湘南特委领导下坚持斗争。后来,这支游击队在粤军一个团和湘南几个保安团的“清剿”下遭到失败。此后,在留于此地养伤的红 6 军团中的营长李林组成了一支游击队,命名为“湘南红军独立大队”,坚持游击战争,并发展到300 多人。

  在湘鄂赣边,在红军长征后,省委即于8 月在黄金洞何家珑召开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省委书记陈寿昌、军区司令员徐彦刚、省委副书记傅秋涛、组织部长涂正坤、秘书长钟期光、少共省委书记刘玉堂、省少先队总队长谭启龙、省政治保节分局代局长邓洪,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曾国祺以及转移到黄金洞的各中心县委和县委书记等。会议没从实际出发,没正视苏区已变为游击区的事实,结果使红军连营失败。后来,省委认真总结了失败的教训,深入到敌后开展游击战争,加之“两广事变”发生后“进剿”湘鄂赣边游击区的军主力相继调走,形势好转,各游击队也在活动中,吸收了不少贫苦农民参加红军,使游击队伍迅速扩大,又发展到千余人。

  在鄂豫皖边的游击区,当红四方面军和红 25 军于 1933 年离开鄂豫皖苏区后,即由高敬亭率领新组建的红 28 军,进行着艰苦的斗争。1937 年1 月初,高敬亭乘“西安事变”之机,指挥红 28 车打击敌人。4 月下旬,当局认为“豫鄂皖边区残匪又有复炽之势”,要“下最大决心,务于短期内彻底肃清”。任命卫立煌为督办。正规军38 个团,保安 12 个团,组成了“追剿“纵队,同年六七月。是鄂豫皖三年游击战争中最艰苦的两个月。红 28 军和鄂东北的地方装虽然受到了较大的损失,但没有丧失斗志,重新组建后,继续英勇顽强地坚持斗争。

  在鄂豫边,省委于1935 年12月在信阳县吴家尖山、小王庄等地召开会议,组建了红军游击队。由省委书记张星江兼任游击队指导员,周骏鸣任队长,王春义任副队长。尔后,张星江、周骏鸣率队连夜转移到桐柏山东麓之天目山区活动,并初步开辟了以桐柏山的支脉——天目山为中心的一块游击区。到1937 年初,游击队迅速发展到 130 人左右,扩建为鄂豫边红军游击大队。

  海南岛的红军,在1932 年被车重兵“制剿”打散后。仅百余人留在了母瑞山,坚持斗争。由于军警的反复“搜剿”和饥饿、疾病、寒冷的侵袭,毒蛇猛兽、水蛭和山蜞的骚扰和伤害, 100 多人的队伍最后只剩下冯白驹等 4 名干部和 18 名红军战士,还有王惠周(冯白驹夫人)等4个女战士,共26 人。这26 人,像原始人一样生活着,不屈不挠地斗争着,支撑着琼崖革命这面红旗。

  从1934 年 10 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到1937 年 10 月,留在江西、福建、广东、浙江、湖南、湖北、安徽、河南等8 个省的 14 个地区的红军,在重兵“清剿”下,进行了三年的艰苦的游击战争,使革命的红旗,在半壁南天飘扬。正如陈毅在 1936 年于赣南五岭山脉打游击时所赋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