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视频 >

3个爸爸6个家到底何处能容他?

发布日期:2022-06-30 00:35   来源:未知   阅读:

  “刚来没几天,他就带着我们院里另外一名小男孩失踪了。”昨日下午,在漯河市儿童福利院,副院长李金奎对记者说,11月24日深夜,俩小孩从院墙西南角的残缺处翻出,其中,12岁的男孩叫小兵(化名),被送到福利院刚半个月。另一名10岁男孩叫小龙(化名),已在福利院生活5年,目前在漯河市某小学读二年级。

  李金奎说,事发后,该院立即拨打110,并通知学校。很快,3组人马连夜深入火车站、网吧等地展开寻找,但一直无果。正当大家焦急时,11月26日凌晨5时许,衣衫不整、满脸疲惫、浑身发抖的小兵带着小龙,回到了福利院。在院长追问下,才知道两名少年两日来的经历不简单,而小兵身世更是非同寻常。

  “出生到现在,我的名字至少已被改了5次了。”小兵说,现在的名字刚用了几个月,是她妈妈第三次嫁人的那家给他取的;他在老家、姥姥家和妈妈二嫁地、奶奶再嫁地,还叫过其他几个名字。

  他告诉记者,1999年4月29日,在临颍县黄庄村,他出生不久,亲生父亲被判刑入狱,妈妈潘伟霞带着他回到了临颍县潘庄村的姥姥家。之后,妈妈再嫁,他也到了夏庄村,并读了几年书。

  后来,妈妈离了婚。而此时,他爷爷去世,奶奶也改嫁了。他被妈妈送到了奶奶改嫁的小河杨村。在那里,他从小学二年级读到了五年级。大概在2007年,他妈妈又嫁到郾城区城关镇。

  “在奶奶家过得很不好,她动不动就打我。”小兵说,今年7月,他逃离了奶奶的家。

  后来,妈妈找到他,把他带到郾城区城关镇第三个爸爸所在的家住了下来,改名叫小兵。

  “今年9月,我被妈妈送到了郾城区孟庙镇某村小学读六年级。”小兵说,10月1日学校放假后没多久,妈妈就带着他到了一家医院,出来后说他得了抑郁症,不能继续上学了。虽然自己仍想上学,但妈妈坚决不同意,就一直在家闲着。小兵说,妈妈在第二个爸爸家,给他生了个弟弟;在第三个爸爸家生了个小妹妹。

  “妈妈对妹妹好,对我不好,我经常被她打骂。”小兵说,虽然如此,他还是想跟着妈妈过。

  “但妈妈还是把我扔了。”小兵说,11月17日,妈妈带他坐车出去,途中把他一个人丢在了路边,他在车后追可是没追上。

  昨日下午,临颍县黄帝庙派出所民警夏曙光告诉记者,他们将小兵送回郾城区城关镇时,他妈妈潘伟霞家里没人,邻居们都说不在家。打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无奈,警方将孩子送到了福利院。

  小兵告诉记者,他带着小龙逃出福利院后,步行来到了第三个爸爸的家。但家里锁着门,两个少年在门口过了一夜。第二天,他来到了爷爷(第三个爸爸的父亲)家,爷爷也称不知道他妈妈的下落,给他俩弄了点吃的就让他们走了。没有找到妈妈,小兵仍不死心,又到妹妹所在的幼儿园寻找,可幼儿园的工作人员说她几天前就不在这里上学了。转眼间又到了晚上,无处可去的两个少年就在桥下的避风处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小兵带着小龙回到了福利院。

  昨日下午,记者按照小兵提供的潘伟霞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但是个男子接的电话。对方说,他不认识潘伟霞,这个号是他刚换几天的新号。

  采访临结束时,记者问他最想干什么?“我最想上学!”小兵说。“就是我们收养他,上学也很困难。”常晓岭说,孩子的户口可能还在他第二个爸爸家,户籍是个问题。线索提供康先生